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7-3 13: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如果说,乱世可以出英雄;有人必定会自以为高明的加一句:和平孕育平庸。
生活,一个被常人时常咀嚼的词语或是被高人嗤之以鼻的字眼。人们常常不假思索的把“琐碎、无聊”赋予它,却忘记了它“调皮、温馨”的一面。
生活,可能在某个时刻,让人恍然一悟,而后冒出一句“原来如此”,带着淡淡的酸和淡淡的甜,随后又如陈年美酒般厚实下去…………
居住在时间彼岸与银河那一头的我的朋友们想必也正在咀嚼着“生活”的多味糖。在完成了各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生活剧院中的曲目终于从波澜壮阔的交响乐转向了轻松愉快的室内轻音乐。
谨以此书
献给
星海众人!


您忠实的:洁霓W
凯琳D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1)

伦贝尔上,正陷入一种奇怪的气氛中…………
大家发现那位记者小姐处于一种茫然状态,无论谁和她说话,她都置若罔闻,只是听她不停的嘀咕:“怎么办?怎么办?”
“我说,杜小姐肯定是没采访到大公。”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始聊起这个话题。
“不对,她肯定想着回去怎么向军务尚书交代。”某B立刻反驳道。
“你们都错了。”某C摆出一付八卦的样子,道:“我听说是她和咱们提督——恩——有了——”
“真的?!”另两双眼睛立刻瞪大,绝对可以看出男人对八卦新闻的热衷度。
“当然是——”某C刚想详加解释。
“你们在干什么?不用工作了!!”欧拉严肃的声音突然响起。望着一群菜鸟做四散状,欧拉不禁摇了摇头:这群刚从军校毕业的小鬼实在太年轻了,还不懂得工作的责任,真要好好磨练磨练——不过——
欧拉望向提督休息室的门,开始为这种谣言带给他的上司麻烦而担心。
提督休息室里,琳来来去去不停的走着,等到距离差不多可以从海尼森打个来回时,有人忍不住开口了:“好了,你先坐下吧!你不累吗?”
琳瞪着一脸平静的艾特哈尔,道:“天哪!你居然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艾特哈尔微笑道:“既然是谣言,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这是很重大的事件吗?”
“就是谣言才可怕啊!”琳忧郁的说:“就说你吧!未经陛下同意而私下结婚是一罪,利用公家设备私人旅行是一罪。你会升官无望,你会被降职,你会…………”
“停,停!”艾特哈尔打断琳道:“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现在只是谣言。”
“我呢?我会更悲惨。”琳不理他,仍陷在悲惨的想像中:“我会抵不住老编的炮火而被迫辞职,我会失业,我会破产,我们全家会失去住处,我还会受到绯闻的骚扰,我…………”
“琳!”忍无可忍的艾特哈尔摇醒了她,道:“你的想像力太丰富了。这只是个无伤大雅的谣言,等我们到费沙后澄清就行了。”
“不可能的。”琳无奈的摇头道:“我就是干这一行的。谣言只会越来越离谱。”
“我倒是有个办法。”艾特哈尔微笑道:“应该可以制止谣言。”
“什么办法?”琳充满希望的望着眼前被喻为“铁壁”的银河第一保险人物。
“很简单。”艾特哈尔耸耸肩,道:“我们马上结婚。”
“…………你说什么?”琳不可思议道。
“我说我们结婚。”艾特哈尔认真的说:“把假的变成真的,谣言当然会不攻自破。”
“天哪!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这种玩笑!”琳懊恼的说:“我还是先去准备给我的上司的报告书吧!”
望着琳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艾特哈尔轻轻的嘀咕了一句:“是玩笑吗?”
待艾特哈尔在例行文件上签完字后,欧拉说道:“阁下,还有48小时就到费沙了。”
“恩!准备打开与航空管制局的对话。”艾特哈尔下令道。
“阁下。”欧拉轻声道:“是否要通知管制局,我们改在备用宇宙港降落呢?”
“你在担心什么?”艾特哈尔问忠心的属下。
“阁下,费沙宇宙港想必聚集了大量的记者,这样不仅对您的声誉不好,也会给杜小姐带来不便的。”欧拉说道。
“欧拉,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艾特哈尔有趣的问道。
“阁下,我觉得此事交给克斯拉一级上将处理会比较好。”欧拉一本正经的说道。
“………………”
勤务兵告诉琳,说还有48小时就到费沙,还偷偷说了改降宇宙港的事。勤务兵说这是目前尚在戴罪立功的领航员巴菲透露的。虽然是因为琳而被处罚,但在琳的努力下又没事的巴菲,马上和琳结成了死党,常透露些内幕消息给她。
琳望着窗外与自己平行的星星,想到不久前自己给雪莉的信中说陛下是追着星星跑,而雪莉则称费沙人是追着经济跑…………
“我看人类是追着绯闻跑。”头抵在玻璃上,琳自言自语道。
琳知道,谣言可能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让自己的生活彻底改变——不过,琳怀疑自己真如艾特哈尔所言,想的太多了——结婚,真是服了艾特哈尔,居然想出这种主意——不过,可能会有效哎——还有48小时可以回家了——
“我这叫不叫‘近乡情更怯’呢?”琳自嘲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插曲]“听说,记者小姐把自己锁在房里。”
“我听见她和咱们提督吵架了。”
“过时的消息,我看见记者小姐已经在写离婚协议书了。”
“真的?那不是…………”
“你们太闲了,是不是?还不去工作!!”
“………………”——闪!!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2)

费沙备用宇宙港是新帝国移都费沙后建立的,主要是为了缓解原宇宙港过于繁忙的状况。但是由于它离费沙中心距离遥远(大约需要地上车时间6小时),所以目前只是过路船舰和政府军方在使用。
“这里!这里!”一听就知道是超大嗓门的毕典菲尔特,只见他快速冲过来,兴高采烈的搂住艾特哈尔道:“兄弟,恭喜,恭喜啊!”
艾特哈尔还来不及说什么,毕典菲尔特又抱住了一旁的琳,在她脸颊上亲了两下,道:“妞儿,不对,是缪拉夫人,恭喜,恭喜啊!”
“我们没结婚,那只是绯闻。”琳无奈的解释道。
“喂!对我还瞒什么?那又不是坏事!”毕典菲尔特皱眉道。
“是真的,费利滋。”艾特哈尔在旁边证实道。
毕典菲尔特瞪大了眼睛,道:“不会吧?报上连你们——恩——度蜜月的照片都登了,你们说还没结婚。真是邪门了!”
琳简直快晕过去了,她哀求道:“拜托你相信我,那只是谣言!”
毕典菲尔特露出失望的神情,喃喃道:“没结婚!那可糟了…………”
“我说他们没结婚吧!怎么样,输了吧?”雪莉清脆的声音自大家身后响起。
“雪莉!”琳和好友拥抱在一起:“还是你了解我。”
雪莉替琳拿过了手中的旅行包,对艾特哈尔道:“你好,缪拉一级上将,我是雪莉格兰,琳的同事兼朋友。”
“你好,雪莉。”艾特哈尔微笑道:“我是艾特哈尔缪拉,本次绯闻的男主角。”
雪莉“扑哧”笑了出来,而琳只是翻了翻白眼。毕典菲尔特在一旁嚷嚷道:“得了,得了,我请大家去俱乐部吃饭。”
“不要,我要回家。现在出现在公众场合,简直是要了我的命。”琳露出一付小生怕怕的样子。
“费利滋,我和你坐一辆车,让我的车送她们回去吧!”艾特哈尔建议道。
“行啊!”毕典菲尔特爽快的说:“只是要让欧拉自己想办法回去了。”
“他说他要留在伦贝尔上,对属下进行特训。”艾特哈尔愉快的说道。
“………………”
就在四人各自要上车时,琳与雪莉不约而同的回头对毕典菲尔特说道——
“你说的请我们吃饭,先欠着,是吧?”
“咱们打赌,你输了可别赖帐!”
“………………”
车上,毕典菲尔特熟练的开了一瓶酒,为艾特哈尔与自己斟满,道:“你可害我破财不少哦!”
艾特哈尔笑了笑,转移话题道:“费沙有什么事吗?”
“没有,真是无聊!大家都无精打采的。”毕典菲尔特喝了口酒,又道:“后来你和罗严塔尔元帅的新闻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不过,这几天你倒成了中心人物。”
“这么精彩的故事,我这个主人公却不太清楚。改天我要好好拜读一下。”艾特哈尔转动着手中的酒杯,道。
“没问题,我收集了全套资料。”毕典菲尔特有点兴奋的说道。
“………………”
“对了,现在是去——”毕典菲尔特问道。
“去军务省,我要做例行汇报。”艾特哈尔回答说。
“那个家伙那儿啊!”毕典菲尔特撇了撇嘴,道。
“你和军务尚书大人又有冲突了?”艾特哈尔毫不奇怪的问道。
“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搞什么军官棒球联谊会。最后变成军务省和我们司令部对抗。”毕典菲尔特不满道:“罗严塔尔元帅懒得参加,把任务丢给了我,让我和那家伙对上了!”
“反正你也没事,活动一下也不错啊!”艾特哈尔说道。
“要是那家伙亲自上就好了,我非把他…………”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辆车中——
“原来如此。”听完琳的讲述,雪莉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原本就怀疑报上的消息,在可视电话里看见你的脸色,我就知道有问题。”
“你还拿我做赌注!”琳捶了一下好友,道。
“这个稳赚不赔。”雪莉晃了晃她那头红色的大波浪长发,得意的说:“
对了,有两个坏消息告诉你。”
“坏消息?!”琳小心的问道。
“第一,主编正举着牌子在费沙宇宙港接你,想借你让报社沾沾光。结果你放他的鸽子,让原本恼火的他更生气了。”雪莉顿了顿,又道:“第二,朱迪在家搞了个欢迎会,准备迎接她亲爱的姐姐和新上任的姐夫。”
“………………”
进入费沙中心的两辆车各自驶向目的地,车窗外绯闻漫天飞…………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3)

毕典菲尔特拒绝走进军务省办公大楼,宁愿在车里等。艾特哈尔只得手持文件,自行进入。
菲尔纳向他行了个可以打满分的军礼后,替他打开了被戏称为“费沙冰窟”的门。顿时,艾特哈尔觉得似乎奥丁的冬天降临在费沙了。
坐在桌子后面的奥贝斯坦用一贯无起伏的语调道:“一路辛苦了,缪拉一级上将。我正在等你的报告。”
“是!”艾特哈尔行完礼后,立刻将报告送上,道:“这次奉陛下之命前往海尼森,主要是和政府商议民用电信方面的有关事宜,已经基本达成了合作意向。另外,根据陛下的指示,在返程中,下官前往伊谢尔伦视察由法伦海特一级上将监督的改建工程。至于,奥丁吉尔艾菲斯大公那里,他本人无意回费沙出任国务尚书一职。”
“你对国务尚书有什么看法?”奥贝斯坦一边翻阅文件,一边问道。
艾特哈尔小心的回答道:“自从玛林道夫伯爵退休以后,似乎尚无合适人选。”
“让军部老是插手国务,是不符合法律的。”奥贝斯坦轻声说了一句。突然他轻皱眉,指着文件上的一行数字,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当时出现意外,所以全舰队停滞了一段时间。”艾特哈尔解释道。
“出现了什么意外,缪拉一级上将?”无机质的双眼盯着艾特哈尔。
“随行的编外人员对舰队规定不熟悉,加上我的属下过失失职。”艾特哈尔说道。
“编外?原来是那个记者。”奥贝斯坦继续看报告:“那么你的属下难道不懂规定吗?”
“尚书大人,伦贝尔此次出航多数任用了新人,况且当时我的属下的确是过失造成的。全部责任由我来承担。”艾特哈尔平静的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么就根据规定好了。责令你的属下反省一周,而你则给于训诫。”奥贝斯坦下令道。
“是,长官!”艾特哈尔敬礼道,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那么——”奥贝斯坦合上文件,又问道:“缪拉一级上将,你对于你的个人新闻做何解释?”
“大人,那仅仅是个谣言。事实上——”艾特哈尔打算将事实讲一遍。
但奥贝斯坦打断了他,道:“你的个人问题不在工作汇报范围内。但是你身为帝国高级军官和公职人员,请你注意影响。至于谣言——”他顿了顿,又道:“请你尽快解决!”
“是!”艾特哈尔恭敬道:“大人还有吩咐吗?”
“陛下明天要见你。你可以退下了。”奥贝斯坦道。
艾特哈尔一走出军务省大楼,毕典菲尔特立刻迎了上去,问道:“如何?过关了?”
“完成任务了。”艾特哈尔微笑道。
“你那么谨慎,那家伙才挑不出什么问题呢!”毕典菲尔特一把拉开车门道:“走拉!走啦!去我家吃中饭,让你看看我最新收藏的法拉利跑车。哎!给我讲讲你和那妞——琳的事…………”
“………………”
一头棕色的短发,琥珀色的眼睛里永远闪动着变化,朱迪在琳和雪莉身后看了半晌,说道:“姐夫呢?姐夫怎么不来?”
琳一手抚着额头,一边说道:“不是跟你说了吗!没有姐夫,那只是——”
“那只是谣言。”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黑发绿眼的海伦插道:“早跟你说了,是不可能的事,就你在瞎忙。浪费钱买那么多东西,还占用我的工作时间。”
朱迪吐了吐舌头,又对雪莉道:“雪莉姐,真的没有?”
“没有!”雪莉好笑的看着一脸失望的朱迪。
“那就糟了!”朱迪嘀咕道。
“什么糟了?”琳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很没气质的把脚搁在茶几上。
“她答应你们报社的某人,要在第一时间抓拍照片。”海伦不急不忙的说道:“别看我,我只是听见她在讲电话而已。”
“朱迪,你这个小鬼!”琳从沙发上跌了下来:“我还没找你呢!未经许可加入《费沙日报》,现在还浪费钱买那么多…………”
雪莉按住了琳,以免她扑到朱迪身上,海伦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此时——
“请问,我是不是不受欢迎?”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众人扭头看去。琳惊叫道:“梅姬,是你!”
将金黄头发编成马尾的梅姬,向大家打招呼道:“大家好!琳,好久不见了;海伦、朱迪,你们也是!这位——是雪莉吧!几年前我们在奥丁见过的。”
朱迪蹦蹦跳跳上前,拉住梅姬道:“哈!梅姬姐姐,又见到你了。快进来!快进来!”
“可是——”梅姬为难的从身后拎出一堆缩成一团,乌黑的东西,道:“
我在你们门口捡到的,它在摇椅上不停的晃,还——恩——抱着酒瓶?!”
“将军!!!”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4)

“宝贝啊!你怎么样了?醒醒啊……朱迪,都是你买的酒……”海伦哭天抢地的抱着昏睡的将军。
雪莉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高傲的海伦这付样子,倒是朱迪安慰她道:“雪莉姐,别管她啦!只要一碰到将军有事,她就会变成这付八婆的样子。”
“朱迪,你说什么?”海伦用她那双比将军更绿的眼睛瞪了过来。
“呦,我说错了吗?你关心动物可比关心人多哎!”朱迪反讥了回去。
………………
琳对小鬼们的咋呼可不感兴趣,她拉着梅姬进了自己的房间。
“前几天,我还想找你呢!结果他们说你带团来费沙了。”琳招呼梅姬坐在地板上。
梅姬叹了口气,原本像洋娃娃般的脸上笼罩了一层阴云:“我可能会留在费沙这边的分社工作。”
“不错啊!以服务业而言,还是费沙比较有发展。”琳点头道,转而又开玩笑:“你舍得你那个白马王子?”
“我们分手了,我被甩了。”梅姬淡紫色的双眼染上了一层雾气。
“…………不会吧?”琳张口结舌道:“你们——你们可是奋斗了N年啊!”
“我太相信他了,结果被骗得团团转。”梅姬抹去了快掉出来的眼泪,道:“以后我再也不相信口若悬河的男人了!”
“好!”琳拍拍她的肩膀,鼓励道:“像这种狡猾型的雄性动物,下次一脚踹开就行了。”
“那你呢?”梅姬问道:“我在报上看见你结婚的消息,所以才来看你的。”
“我拜托你别那么单纯好骗。”琳点了点梅姬的头,道:“报上是骗人的。你看我像结婚的人吗?等一下吃完饭,我再告诉你经过。”
“是吗?”梅姬想了想,又道:“可从照片上看,那个——艾——缪拉好像不错哎!”
“艾特哈尔,死党兄弟啦!我跟你说,这家伙真够朋友…………”琳开始讲起了艾特哈尔的事。
………………
从毕典菲尔特家出来,已经是吃过晚饭了。艾特哈尔夹着厚厚的一叠由某热心人士提供的绯闻小说回军官宿舍。
原本以艾特哈尔的地位与经济,完全可以在费沙购买合适的居所。但艾特哈尔一向习惯简单朴素的生活,又是一个人,再加上没有买房的足够理由,也就在分配的高级军官宿舍悠哉的住了下去。他唯一的邻居是鲁滋和法伦海特,结果一个在外地驻守,另一个暂时在伊谢尔伦。
其他的高级军官早就各自购房,搬出了宿舍。梅克林格说自己要放置艺术品,开沙龙聚会;毕典菲尔特说为了安置跑车(不过听说是因为一时冲动,脑子发热);罗严塔尔说为了方便社交生活;奥贝斯坦什么也没说(不过据猜测,是因为新宅距熟食店比较近);克斯拉是为了上下班方便,当然也应了女友的要求;米达麦亚与艾齐纳哈的理由最正常——家庭需要;至于其他人也是各有各的理,陛下不必说了,大公嘛,一开始就没分配宿舍给他。
艾特哈尔打开音乐,在炉上煮着咖啡,又放水打算沐浴轻松一下。他回想着刚才毕典菲尔特向自己炫耀刚购得的火红色法拉利跑车的情景:对这辆车,毕典菲尔特简直可以用视若珍宝,轻拿轻放的态度来形容了,绝对不下于对王虎的爱惜,大概唯一的遗憾就是非橘色的。不过,让艾特哈尔奇怪的是,无论自己如何探听,毕典菲尔特就是不愿透露与雪莉的赌约……
灯下,边喝咖啡的艾特哈尔开始浏览与自己有关的故事(相当方便,某热心人士还用红笔划出了重点)——
“…………两人在清晨很亲密的走出酒店,驾车离去…………”
“…………M在夜晚前去拜访L,并赠送最新款莲花跑车一辆…………”
“…………本报秘密记者,亲眼目睹两人在海尼森宇宙港结婚,参加婚礼的有原同盟高层人士。新娘在婚礼上喜极而泣,哭倒在伴娘怀中。随后M与L开始了蜜月旅行…………”
………………
艾特哈尔望着报纸上的几张照片,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但他想起了琳丰富的想像力后,觉得这个《费沙星刊》的秘密记者还在情理之中。
艾特哈尔点着报纸,喃喃道:“有意思!可怎么消除呢?还是再看看…………”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5)

艾特哈尔站在莱茵哈特面前,行了个军礼。莱茵哈特放下手中的文件,道:“缪拉,卿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既然和海尼森方面的商议与伊谢尔伦都没什么问题,就照原计划进行。吉尔——大公和大公妃好吗?”
“陛下,臣和大公在奥丁会面,臣以为大公和大公妃在奥丁很愉快。当然,对陛下交代的任务没有完成——”艾特哈尔说道。
莱茵哈特摆摆手,沉吟片刻又道:“那个——杨威利如何?”
艾特哈尔一本正经道:“杨阁下非常满意自己目前的生活。他还让臣代为问候陛下。”
“喝茶,睡觉,满意的生活?”莱茵哈特皱眉轻语,但立刻轻快的对艾特哈尔道:“卿的此次任务完成的很好。卿不妨多休假几天吧!”
“是!谢谢陛下。”艾特哈尔行礼致谢。
“不过——”莱茵哈特考虑了一下,又道:“有人对卿的行为,向我反映,似乎卿有轻浮的举止?”
“陛下!”艾特哈尔立刻道:“臣一向公私分明。这次的绯闻安全是一种商业炒作。臣与杜小姐只是朋友关系。”
莱茵哈特点头道:“卿的品格为人,我是信任的。既然是这样,也就无须理会那些谣言了。”
“是!”艾特哈尔道。
“卿可以退下了。”莱茵哈特又拿起了桌上的文件。
艾特哈尔向莱茵哈特行完礼后,便离开了其的书房。在与修特莱寒暄了几句后,艾特哈尔离开了皇宫,前往军官俱乐部。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众位高级军官决定利用中午在俱乐部聚一下,一来替艾特哈尔洗尘,二来联络一下感情。换句话说,就是要交流一下八卦消息。
大概是艾特哈尔来晚了,其他人已经开始品尝起了美酒。艾特哈尔向米达麦亚与罗严塔尔行了个礼后,随手拖了张椅子坐下。一旁的艾齐纳哈一语不发,递了杯酒给他。
“见过陛下了?”米达麦亚举了举杯子,算是对艾特哈尔的欢迎。
“刚刚向陛下汇报过工作。”艾特哈尔道。
“怎么样?怎么样?”毕典菲尔特忙问道。
“陛下对我的工作比较满意,他认为——”艾特哈尔沉稳的说。
“不是指这个。”毕典菲尔特插道:“我是说绯闻那件事!”
坐在艾特哈尔左边的艾齐纳哈皱了皱眉,但依旧无语,克斯拉开口道:“
不是已经证实是谣言了吗?”
艾特哈尔耸了耸肩,道:“陛下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我个人倒没什么,只是担心对杜小姐造成影响。”
“生活,总是被阴影所笼罩。”梅克林格在一旁感叹道。
“然而,女人也总是带来麻烦。”一直未开口的罗严塔尔加了一句。
米达麦亚轻推了老友一下,将笑容藏到了酒杯后面。毕典菲尔特大嘴一咧,道:“罗严塔尔元帅,您怎么没被这种绯闻缠上?哦!对了,那个失踪的——”
“费利兹!”艾特哈尔硬生生打断了他的口不择言。
罗严塔尔沉默了一会儿,又一口将杯中的红酒饮干,才道:“女人这种生物,天生就是为了背叛男人而生的。”
这样的论调并不奇怪,众军官几乎都听罗严塔尔说过几次,不过,这次的语调里那种恨意变成了一种恼火、生气的味道,实在是让人觉得有文章可寻。米达麦亚基于自己是罗严塔尔的儿子的教父、养父兼义父,决定找个时间和老友好好谈谈这件事。
克斯拉问艾特哈尔道:“你要制止流言,需要我的帮忙吗?”
“不用了。”艾特哈尔摇头道:“这是我的私事,不方便动用宪兵。”
克斯拉点了点头,又皱眉道:“《费沙星刊》,不知道这件事和他们那儿一个代号NO2的记者有关吗?”
“NO2?”艾特哈尔奇道:“是——”
这时,一声未吭的艾齐纳哈突然站起来,向刚走进军官俱乐部的人行礼。众人扭头一看,也赶紧起身行礼,来人是军务尚书奥贝斯坦。
奥贝斯坦向众人点头回礼后,对坐着的米达麦亚和罗严塔尔道:“大家都在为制止流言出主意,看来还没有一个统一方案!”
米达麦亚摇头表示无奈,罗严塔尔却冷冷的说道:“那是因为我们中间还没分出第一聪明和第二聪明,以至于大家各有看法罢了。”
“阁下有什么办法吗?”米达麦亚赶紧在两人中间灭火道。
“办法不是没有。”奥贝斯坦依旧平静的说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6)

“哦?”罗严塔尔表示怀疑道。
米达麦亚举杯示意,道:“愿闻其详。”
“制造更大的新闻。”奥贝斯坦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声音仿佛似酒杯中碰撞的冰块般清冷。
“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主意呢!”重新坐下的毕典菲尔特不以为然道:“艾特哈尔早想过结婚这招了。”
“那只会引起人们更大的关注度,无异于火上加油。”奥贝斯坦不理会毕典菲尔特的暗讽,道:“我是指另外有新闻吸引人们的目光。”
“如同大力神赫尔克里引水清理奥吉厄斯牛圈一样。”梅克林格明白了。
“什么赫——奥——”毕典菲尔特显然在文学上的造诣有待加强。
没人去理还弄不清楚怎么回事的毕典菲尔特,大家纷纷点头。艾特哈尔向奥贝斯坦微微欠身,道:“实在是不好意思,下官私人的事还要麻烦阁下。”
奥贝斯坦面无表情的说:“皇子快要诞生了。我不希望皇室及周围人等名誉受损。众位都是皇室的拥护者,在品行上应当有所注意。”
罗严塔尔冷哼了一声,道:“难道再制造一个类似的绯闻吗?”
“纠缠在小报消息里的人欠缺风范。”奥贝斯坦不理会罗严塔尔有点冒火的眼色。
“我看还是再等等看,有什么新闻的发生吧!”米达麦亚赶紧出来打圆场。
“干吗那么麻烦!”毕典菲尔特替自己倒了杯酒,道:“直接去修理那个——什么NO2不就行了——恩?”
艾齐纳哈扯了扯他,示意他闭嘴。克斯拉摇头道:“不行,依照法律而言,报纸发布这样的消息不算违法。只有当事人不满,才会以侵犯名誉为理由起诉报社。”
“这样做只会把事情越搞越大。”米达麦亚接道。
毕典菲尔特拉了拉衣领,对奥贝斯坦道:“那你说怎么办?”
奥贝斯坦早已习惯了毕典菲尔特的无礼,他无起伏的说道:“等。总会有一件事情吸引大众的目光的。”
“说了等于没说!”毕典菲尔特不满的踢了踢面前由名家设计的圆桌,一点儿也不理会梅克林格心疼的目光。
接下来,大家开始讨论起棒球赛的事,连原本想到一边安静用餐的奥贝斯坦也被迫留了下来…………
“主编大人。”琳轻轻唤了一声。眼前这个一直压迫她的男人——50多岁,平凡到看一眼马上就能忘掉的男人。
“哈!你来了,坐坐!”主编不理会琳的张口结舌,还亲自递了杯茶过来。
“啊?!不敢当!”除了对董事局,琳还没见主编对谁那么客气过。
“哈哈!当年你一走进我的办公室,我就知道你是可造之才。如今果然不负我望——哈哈!以后,报社还要靠你多多扶持啊!”主编笑的连白牙都露了出来。
“扶持?什么啊?”琳越听越糊涂了。
“就是透露高层消息给我们啊!”主编说道:“身为一级上将夫人,当然接触的层面不一样了。我们《费沙日报》以后就可以独揽新闻报道权了。”
“主编——恩——那其实是个误会!”琳小心翼翼的说道。
“误会?”温度由30度下降至15度。
“那——那是——绯闻啦!没有的事。”琳的声音越来越小。
“没有的——事!”主编的声音倒是越来越高,与之成反比的是温度降至0度。
“是谣言,是绯闻啦!”琳咽了一下,喃喃道:“绯闻就是——”她努力回想大学所学的绯闻概念。
“你和艾特哈尔缪拉没结婚?”主编阴森森的问道。
琳缩了一下脖子,室内零下20度的温度让她哆嗦了一下。
“杜凯琳!”主编咬牙切齿的声音让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恭敬的站着听训:“你知不知道,你做错几件事?在海尼森被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抢了新闻,在费沙宇宙港让你的上司浪费时间,现在又告诉我,我们拿《费沙星刊》没办法——”
“那不是我的错啊!”琳忍不住低语道。
“什么?你还有理由?”主编拍了一下桌子,恶狠狠的说:“你就不能替报社想想吗?”
“我已经很努力完成任务了。”琳被训得有点来气了:“绯闻的事又不是我透露给他们的,再说它根本就是假的。”
“你就不能让它变成真的吗?”主编嚷嚷道:“至少这样可以让报社多几条独家消息啊!我不是早说过了,要全心全意为工作——”
“你这是让员工牺牲自我喽!”琳生气的开始回击:“你关心发行量超过员工的死活,你为了赚钱妄图制造假新闻,你——”
主编死瞪着眼前正拍桌子和他对骂的小女人,差点被气得口吐白沫:“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这么和我说话。你知不知道——”
“知不知道会被踢出去,对吗?”琳眼冒火花,道:“我忍了很久了,我不干了。”她扭头就走,可立刻又转头将文件袋丢在桌上,道:“这是完成的剩余稿件,还有公差帐单,一周内打进我的户头。至于辞职信,明天我发过来。”
不理会主编目瞪口呆,琳酷酷的扭头就走。她大步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收拾东西,一边还喃喃道:“长期的压迫,一定会激起弱者的反抗。”
“不错的理论,谁说的?”雪莉站在一旁,摇头笑着问道。
“杨威利。”琳大声道,而后又看向好友:“你居然不劝我或替我担心?”
“你决定的事,我再说还有用吗?”雪莉平静的说:“何况,现在你休息一阵也好。”
“我要去做一件事!”琳磨拳道:“我要去揪出那个万恶之首,那个绯闻制造者!”
“哦?”雪莉耸了耸肩,道:“那我倒是可以提供消息给你。”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7)

琳自以为冒着极大的危险钻进了艾特哈尔的跑车中,在他开口前摘下了特大号眼镜,道:“是我啦!”
“你怎么这付打扮?”艾特哈尔上下打量着琳:黑衣,黑裤,黑眼镜。
“这是隐身装,懂吗?为了隐藏身份。”琳说道。
“是吗?”艾特哈尔确定自己没看错,刚才路上的人都在朝琳行注目礼。
“喂!别管衣服了,先交换一下情报吧!”琳建议道。
“好,你先说。”艾特哈尔有风度的说道。
“这是雪莉给我的资料。”琳从口袋里掏出小本,翻到某页上,道:“《
费沙星刊》,费沙第二大报纸,一向以绯闻、丑闻、花边新闻著称。这次绯闻制造者据说是NO2。《费沙星刊》以旗下记者的贡献度为其排名,这家伙排在第二位,功力可想而知。”
“我来说。”艾特哈尔补充道:“这是克斯拉私下向我透露的,他说NO2是个常年戴鸭舌帽、大眼镜的小个子,基本上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连是男是女也不知道?”琳奇道。
“至少到目前为止,克斯拉不知道。”艾特哈尔犹豫了一下,又道:“不过——罗严塔尔元帅估计NO2是女人。”
“哦?为什么?”琳好奇的又问道。
“恩——大概是直觉吧!”艾特哈尔可不敢提那句“只有女人才会为了传播绯闻而生”,基本上他发现琳还是有一点点女权主义的。
“花花公子对女人的直觉,哼!”琳嗤之以鼻。
艾特哈尔不置一词,只是耸了耸肩膀。
“哎!那个——从大楼出来的,是不是?”琳突然叫道。
艾特哈尔透过玻璃看了一下,点头道:“应该是吧!”
“快!他上计程车了。”琳紧张道:“快跟上。”
“没问题。”艾特哈尔熟练的驾起车来,他对有些诧异的琳道:“我没说过吗?我在军校时,不仅是击剑冠军,还是业余赛车手。”
“………………”
跟着前面的计程车转了一阵子后,艾特哈尔将跑车停在一家饭店的前面。琳正想跳出车去逮那个叫NO2的人物,艾特哈尔制止她道:“等一下!等他出来!我觉得在车里谈比外边好。”
琳只得点点头,于是两人东拉西扯的聊天等人。大约一小时后,正当琳纳闷奥贝斯坦有关“等新闻”的高论时,艾特哈尔突然嘘了一声,将琳的头压下。
“怎么了?怎么了?”琳奇道:“那家伙出来了吗?”
“不是。”艾特哈尔过了一会儿,才松开琳道:“我看见米达麦亚夫人抱着菲利克斯——就是罗严塔尔元帅的孩子刚走过。”
“那我们躲什么呢?”琳不解道。
艾特哈尔笑了一下,似乎对自己的行为也觉得不可思议:“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下意识的。总之,我觉得米达麦亚夫人的神情好像很奇特——恩——像在担心什么——”
“噢!”琳表示理解,又说道:“罗严塔尔元帅那位失踪的新娘还没找到吗?”
“没有。”艾特哈尔摇头道:“罗严塔尔元帅也不急着找,大概是他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发生吧!”
“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们的上司——恩——我是说陛下怎么对这些事情——恩——你们高层人士的这些事情不管呢?”琳乘机问出了一直想问的事。
“陛下对我们只会在工作上有所要求,至于私人生活,只要不妨碍到公务身份,陛下是不会过问的。当然,也不能有碍法律和道德。”艾特哈尔解释道。
“原来如此。”琳说道。
“怎么?”艾特哈尔笑道:“杜小姐开始关注我们这群单身汉了吗?”
“你想太多了。”琳拍拍他的肩膀,道:“我这只是‘不耻下问’。”
艾特哈尔笑着摇头,而后又想起了什么,道:“你和上司闹翻了,没什么吧?”
“咦?你的消息挺灵通的嘛!”琳瞄着艾特哈尔道。
“谢谢。”艾特哈尔倒是一点也不客气:“你没注意这两天的报纸吗?上面说你由于专心做全职太太而离职了。”
“………………”琳咬牙切齿道:“又是NO2写的,我要拆了他的骨头。”
“是吗?那机会来了。”艾特哈尔指了指窗外。
那个戴鸭舌帽,身穿大黑衣的小个子NO2正鬼鬼祟祟的从饭店出来,一付大眼镜让他看上去少了“人样”。琳立刻打开车门,冲下车去,跳到NO2面前,一手擒住这个比自己矮的人。明显的是,NO2被突然到来的惊吓给怔住了,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塞进了一辆跑车中。
“哈!认识我们吧!”一个黑发的漂亮小姐正用不大不小的眼睛瞪着自己,NO2被大眼镜遮住的眼睛也瞪大了——这不正是流行版男女主角吗?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插曲]“我说,缪拉一级上将——”
“我们之间不用客气了吧,琳?”
“嘿嘿……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吧!要我介绍工作吗?正好,我缺——”
“不是,恩——是想请你——在这里签名。”
“签名?可以啊!你什么时候开始崇拜我的?”
“去你的,我在帮朱迪要签名。她听说今天我和你见面,死缠着我要——
好了,谢谢。这本——能不能再签一个?”
“还要备份吗?”
“不是,好像是朱迪的导师也想要。是姓杨吧?对,跟杨同姓,大概叫杨善,在费沙大学新闻系当教授…………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4:51 | 显示全部楼层

(8)

“认识吧?”黑发小女人,就是那个号称“专挖新闻”的《费沙日报》
的杜凯琳,正恶狠狠的说道。
NO2哆嗦了一下,将头转向驾驶位上,看上去要和善许多的缪拉一级上将。
“是这样的。”艾特哈尔微笑了一下,和善的说:“我们希望和你面谈一下关于谣——新闻的事,NO2先——恩——”
艾特哈尔瞄了一眼NO2的衣服,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琳喝道:“喂!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恩——女…女的。”NO2摘掉了大眼镜,后面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好,NO2小姐。希望你明白,你的报道已经给我和琳带来了困扰。”艾特哈尔依旧温和的说:“希望你能停止这样的宣传,可以吗?”
NO2嘀咕了一句,琳皱眉道:“你说什么?大点声!还是不是——对了,你是女的。”
“我说,恐怕不行。”NO2的声音提高了0.01%的音量。
“什么?你这家伙——”琳怒道:“你有没有记者的良心,居然这样无中生有。你——”
艾特哈尔制止了琳,道:“琳,还是由我来吧!你刚才答应过的。”
待琳无奈的闭嘴后,艾特哈尔对NO2道:“NO2小姐,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真事,如果我和琳起诉你,你一定会败诉的。但是我们不想这么做,只要你停止继续这样的报道就行了。”
“我知道这是假新闻。”NO2委屈道:“可是——”
“你知道是假的还报道。你的职业道德——”琳被艾特哈尔的眼神制止,只好又闭上了嘴。
“那不是我写的。”NO2取下鸭舌帽,露出一头俏丽的短发,道:“我没写过那些报道。”
“什么?”琳和艾特哈尔惊道。
NO2耸了耸肩,无奈的道出了真相:“我在海尼森做其他采访,正好赶上缪拉一级上将的工作访问,就顺便做了些跟踪报道。我把写的文章和拍的照片送回报社后,他们居然利用其它文章更换了。”
“那这些照片又是怎么回事?”琳从纸袋中取出了几张照片,问道。
NO2指着其中的一张,道:“这张我本来想说缪拉提督对女性的礼貌,结果被他们说成是你们清晨——恩——”她又指着另两张,道:“这张是写你们为杨威利提督庆祝生日会和大家在宇宙港话别的,结果——恩——变成了——”
“这是哪个王八蛋改的文章?”琳愤然道。
“是我的主编啦!”NO2小声道,而后又加了一句:“那个王八蛋还用我的署名。”
“你没有提出抗议吗?”艾特哈尔又问道。
“抗议无效。”NO2捏了捏手中的帽子,道:“主编根本就不甩我。通常,上面决定了采访主题,我们这些小记者只有乖乖的写,哪里有自己的发挥余地啊!”
“这倒是。”琳深有感触的说道。
“而且,这些报道仍用我的署名。万一出了事,他们只会推到我的身上。”NO2惨兮兮的说:“这几天,我一直都胆战心惊的,深怕有宪兵队来抓我。”
“这年头,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琳拍了拍NO2的肩膀,说:“我的主编也好不到哪儿去。这种人只要发行量,根本不管消息的真假和记者的死活。所以——我炒了他。”
“可我不行啊!”NO2叹了口气,道:“我还在念夜大,必须半工半读。而且,我也不像你那么出名,可以向其它出版社或报社投稿,做自由撰稿人。”
“没事!”琳很仗义的说:“你的文笔底子不错。以后我罩着你,给你介绍几家…………”
艾特哈尔咳了一声,笑道:“我们还是先言归正传吧!既然文章不是NO2写的,我们依旧必须要想办法堵住。”
“我今天就是请主编吃饭。”NO2心疼的说道:“花了许多钱,可是没效啊!”
“那种人都是一路货啦!”琳讽刺道:“典型的欺软怕硬,你求也没用的。”
“这样啊?”艾特哈尔对两人微微一笑道:“那我们也‘欺软怕硬’好了,我请克斯拉出面。”
“………………”
双方留下通讯方法后,琳与NO2依依惜别。艾特哈尔由于下午要主持一个会议,便匆匆忙忙的送琳回去了。两人约定第二天艾特哈尔来吃晚饭后,艾特哈尔便驾车离开了。
“小鬼,你怎么又跳课?”琳走进家门,立刻看见原本应该乖乖上课的朱迪。
“我的成绩,不去也会及格嘛!”朱迪笑眯眯的说:“姐,签名!签名!”
“给你!”琳将签名丢给朱迪,道:“这种丢脸的事,下次请你自己做。”
“哈!有了这个签名,杨教授别说及格了,连优秀都给我了!”朱迪开心的说道。
“………………”
“对了,姐。雪莉姐说她今晚和别人有约,不来吃饭了;海伦八成呆在宿舍。我——恩——去趟学校。”朱迪说完,拔腿就跑。
琳,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汤姆厨房”——
雪莉优雅的走进餐厅的包厢,轻轻的坐下,一点也不理会对面那个男人的跳脚:“女人,你守不守时啊………………”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插曲]“NO2,你到底叫什么啊?”
“NO2啊。”
“天哪!我是说你的本名,总不能一直叫你NO2吧?”
“没办法,自从加入报社,我已经抛弃本名了。主编为了好记,也为了刺激我们的工作,按照业绩给我们排号。还是叫NO2吧!叫别的还真不习惯。”
“这是一种奴性的表现吗?”
“………………”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9)

雪莉丝毫不受影响,她喝了口冰水,才不急不忙道:“我在找车位,而且只迟到了几分钟。”
“这么慢,真是的。”男人没好气的说。
“愿赌服输,请你注意风度,毕典菲尔特提督。”雪莉甜甜的说道。
“点菜,点菜,我饿了。”毕典菲尔特依旧欠缺风度的嚷嚷。
雪莉招来侍者,指着菜单,道:“请将你们餐馆的所有菜都上一份。每种一半上桌,一半打包。”
“所有?”毕典菲尔特和侍者全都疑惑道。
“所有!”雪莉合上菜单,交给侍者,道:“不用担心,这位先生会付钱的。”
“………………”
等侍者离开后,毕典菲尔特说道:“你吃的完吗?所有,有没有搞错?”
“没有搞错。”雪莉清晰的说道:“你还欠琳一顿饭呢,我替你补上。再说等会儿,我们不用准备夜宵了。”
毕典菲尔特“哼”了一声,自管自喝着红酒。雪莉优雅的用餐巾抿了抿嘴,道:“毕典菲尔特提督,是否可以请您履行赌约呢?”
毕典菲尔特显得很无趣,说道:“真是搞不懂,你怎么会对那个人有兴趣?”
“那个人怎么了?难道你有意见吗?”雪莉反问道。
“你不觉得他很无聊吗?”毕典菲尔特不以为然道:“枯燥、乏味、无趣。”
“不,我觉得他优雅、冷静、从容。”雪莉反驳道。
“那家伙牌艺不行,听说运动也不怎么样,也就是成天看看书,连话也不多。”毕典菲尔特一口气说道。
雪莉正想开口,但侍者送餐进来,只得闭上嘴巴。待侍者退出去后,雪莉没好气的说:“拜托,毕典菲尔特提督,只要我喜欢就行了,对吗?再说,法伦海特有那么差劲吗?”
“我对他了解不多嘛!”毕典菲尔特抓了抓头发,说道:“我又不是干涉你,只是觉得奇怪而已。你跟他都没怎么见过面,怎么会对他那么感兴趣?”
“也算见过了。”雪莉低语道,杯中晃动的红酒把她带回了半个多月前…………
由于琳和艾特哈尔的事,主编在报社大为震怒,雪莉决定先透个信给琳。没想到的是,当她通过巴格达胥的关系直接和杨家联系,菲列特利加却告诉雪莉,琳已经跟缪拉的舰队前往伊谢尔伦了。
雪莉无奈,只得去找玛丽嘉帮忙,希望能由克斯拉和伊谢尔伦联系上。没想到由于卫星工程出了点问题,克斯拉临时出差了。就在雪莉打算放弃时,玛丽嘉提议去找毕典菲尔特帮忙。
于是,雪莉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找到了毕典菲尔特,结果他一口答应联系驻伊谢尔伦的法伦海特。不过,他的行为到底是真心帮忙,还是有心探听绯闻,那就不得而知了。
通过超光速联系上后,毕典菲尔特和法伦海特寒暄了几句。雪莉轻轻推开了毕典菲尔特,对着屏幕上带着微微笑意的法伦海特道:“你好,法伦海特一级上将。我是雪莉格兰,有重要事情找杜凯琳,听说她和缪拉一级上将一起来伊谢尔伦了,能不能请你让她和我通话?”
法伦海特愣了一下,说道:“琳?她和艾特哈尔刚刚离开了。”
“离开了?”雪莉失望的说道。
法伦海特点了点头,又立刻道:“也许他们还没离开太远,我和伦贝尔联系一下吧!或者——”
“不用了,太麻烦了。”雪莉忙阻止道。接下来的一幅画面深深的刻在雪莉的脑海中:屏幕上的法伦海特笑了起来,原本略显忧郁的水蓝色双眼,仿佛是有人双手抖动的丝绸一样泛起了滑动的光泽。从小,雪莉就对水蓝色的东西没有抵抗力,特别是滑动的水蓝色。
“真的不要紧吗?没关系的。”法伦海特彬彬有礼的问道。
这么优雅,这么体贴,又这么书卷气,区别于时下流行的花花公子的风度,雪莉心中对法伦海特更多了12分好感。
得知琳和艾特哈尔前往奥丁后,雪莉不顾一旁毕典菲尔特的诧异,坚持要在法伦海特回费沙后为他做专访。法伦海特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拒绝…………
“真不该和你打这个无聊的赌。”毕典菲尔特的声音将雪莉拉回了现实:“还得答应帮你守秘密!”
“愿赌服输嘛!”雪莉精明的说:“再说点儿其他的,法伦海特还有什么爱好,特点?”
“你这是打算追他吗?”毕典菲尔特瞄着雪莉道。
“是啊!有这个打算。”雪莉大方的说。
毕典菲尔特张着嘴,但好像什么都没说,又闭上了。雪莉假装没听见他嘀咕的一句“现在的女人”。
“其实,法伦海特和大家交往都挺少的。他一向安静,爱看书——恩——我就知道这些了。不过,你可以去问艾特哈尔,他们俩是邻居。”毕典菲尔特总算说了点有建设性的话,也把麻烦转到了好友的头上。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插曲]“阿嚏!”
“祝您健康,阁下。”
“谢谢。”
………………
“阿嚏!!”
“您没事吧?”
“没什么。”
………………
“阿嚏!!!”
“阁下,我们回去吧!可能是这个季节的花粉造成过敏。”
“可我是为了看书才来这个公园的,应该——阿嚏——不过,我们——阿嚏!!!!”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1-3-2 12:24 , Processed in 0.487407 second(s), 33 queries .

返回顶部